• 中國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成果>時 評

    英“南海新政”欲重溫殖民舊夢

    2021-07-27 09:55:45       來源:中國南海研究院

    據“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臺日前公布的消息,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25日正駛向南海。英國防衛大臣華萊士不久前在日本東京接受媒體采訪時聲稱,英航母打擊群將航行通過“南海爭議水域”,并將與澳大利亞、法國、日本、新西蘭、韓國和美國海軍在菲律賓海舉行聯合軍事演習。華萊士還揚言,英國計劃于今年下半年開始在亞洲海域永久部署兩艘軍艦。


    如果英國海軍此次進入南海爭議水域,那將是英國軍艦繼2018年8月31日“海神之子”號船塢運輸艦擅自非法進入中國西沙群島領海之后,第二次在南海公開挑釁中國的權利和主張。


    愛好和平和期盼南海穩定的人們不禁要問:在南海形勢漸趨平穩的今天,在中國和東盟國家致力于“南海行為準則”磋商、管控南海分歧、推進《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框架下海上合作的關鍵時間節點上,英國,一個昔日的帝國、一個過氣的殖民者為何再度來到南海耀武揚威?


    筆者以為,英國的“南海新政”蓄謀已久,此行并非簡單的所謂“依據國際法穿越南海水域”,而是帶有多重目的。


    第一,以穿越所謂南?!盃幾h海域”的方式向美國遞交“投名狀”。英國在南海問題上與美國沆瀣一氣、相互串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從2018年8月“海神之子”號船塢運輸艦擅闖中國西沙群島領海,2019年1月與美軍在南海開展聯合軍事演習,2020年向聯合國提交涉南海問題照會,到今年3月就中菲牛軛礁漁事糾紛、南海仲裁裁決出爐五周年,以及此次向南海派遣航母,英國在南海問題上對美國可謂“夫唱婦隨”“亦步亦趨”。從地緣政治的視角看,脫離歐盟的英國需要抱緊美國的大腿以避免陷入“外交孤立”,并同時搭上美國的“印太戰略”便車重回世界舞臺。被美國視為遏制中國海上力量發展“重要抓手”的南海問題,則順理成章地成為英國向美國遞交“投名狀”的砝碼。


    第二,為其將海上力量投送到亞太地區投石問路。今年3月英國公布號稱冷戰結束以來最全面的《競爭時代的全球英國:安全、國防、發展與外交政策綜合評估》報告,明確了向印太地區傾斜的外交、軍事戰略方針,也誓言要重新塑造其在包括南海在內的廣闊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影響力。


    但時過境遷,二戰之后從南海消失已經70多年的英國能否適應今天的印太地區地緣政治格局,尚難預料。此時此刻,仍被疫情籠罩的英國興師動眾、急匆匆地將剛剛搶修后恢復“初步作戰能力”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群,在美國和荷蘭軍艦的護航下高調開進南海,其意圖簡直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第三,在重溫殖民舊夢的同時挑戰中國的南海權利和主張。南海承載著英國昔日的殖民舊夢,曾經是這個自詡為“日不落帝國”的國家把在亞洲掠奪來的財富運回本土的大通道,時至今日英國仍然對這段“帝國榮光”念念不忘。


    在15世紀末地理大發現和新航路開辟的刺激下,英國及其他歐洲鄰國開始將瓜分全球殖民地的禍水引向東方。南海成為英國1600年成立的東印度公司在東亞地區從事鴉片等非法貿易及將攫取的巨額財富運往歐洲的海上通道。進入19世紀,隨著對檳榔嶼、馬六甲及新加坡的占領,以及1826年海峽殖民地的建立,憑借強大的海軍力量和殖民地網絡,英國一度是南海航道的“霸主”。正如人們在評價保守黨政府提出的“全球英國”戰略時所言,此情此景讓人回想起一個多世紀前的不列顛曾是一個統治著全球海洋和覆蓋世界四分之一面積的“日不落帝國”,今天英國野心勃勃地提出將在南海及亞太地區保持常態化軍事存在的愿景,無不暴露出其對早已一去不復返的昔日榮光的留念與不舍。


    除此之外,我們也不能排除英國此舉與其近來在香港、新疆等問題上咄咄逼人的外交攻勢之間的關聯,試圖重施以“炮艦外交”迫使他國就范的陳舊伎倆。


    從英國航母來南海選擇的時間節點、官方釋放的信息和活動課目來看,其針對中國的意圖明顯。既然是沖著我們來的,那我們對遠道而來的英國“客人”作相應的“接待”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筆者認為,出于對歷史光環的追求、重塑全球影響力的利益驅使,以及美國背后的煽動,英國在南海搞出一些讓美國滿意、讓世界對英國刮目相看的大動靜不是沒有可能。


    作為南海諸島的真正主人和南海最大的沿岸國,中國對英國航母依據國際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自由應予尊重。但估計為“享受航行自由”而來,應該不是英國航母不遠萬里舟車勞頓的目的。反之,對英國航母進入南沙群島我控島礁12海里海域和西沙群島領海的“越線”行為,中國必須做出令其付出代價的反制,才足以阻止其他國家步其后塵、效仿英國重復上演此類挑釁性行動。在這方面,俄羅斯前不久對英國皇家海軍“捍衛者”號驅逐艦在克里米亞附近海域侵犯俄邊境進行武力警告驅離的做法可資借鑒。


    中國還需要防止美英(甚至包括日本、法國、澳大利亞等)軍事上相互勾連在南海形成一股長期存在的勢力,對英國參與在菲律賓海舉行的多國軍事演習可能出現針對中國的演練課目也應有所防范。另一方面,已經從南海油氣開發中獲取巨大經濟利益的英國不會輕易放棄支持有關聲索國在爭議地區推進單邊油氣活動的舉措,對此我們也應該亮明底牌。


    總之,“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這應該才是我們要做的,也是不得不做的。


    原文發表于:《環球時報》


    作者是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中國-東南亞南海研究中心理事會主席 吳士存



    三级4级全黄,三级特黄60分钟在线播放,香港三级澳门三级人妇